月亮還在—葉美 實踐科助理教授

訪問及撰文
鄧美美
拓展聯繫
MDiv 1996

 

「祂造月亮星宿管黑夜,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一三六9)

甫下機艙,踏進這遙遠陌生的國度已是夜半時分。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擺在眼前,詩篇片語立時浮現腦海:「當下,我十分清楚神的愛就在這裡。」明月下,是戰火連綿的蘇丹,是國際新聞偶爾出現又一瞬即逝的名字,也是葉美(May)一留18年仍時刻念記的地方。

語言是關乎生死

未踏足蘇丹前,May是位婦產科護士。當年入行,全因大家姐眼見這位么妹快要中學畢業,遂替她想好出路:「這一行每天面對新鮮事,確跟我的性情相符,就是怕悶!」

自小隨婆婆返教會,上主日學,課程內容都耳熟了。80年代中期,教會開辦「差傳班」,新知新事令May雀躍非常,更認同教會必須離開圍牆,回應大使命。於是在牧師的支持下,開設差關祈禱小組,並初次聽聞聖經翻譯工作。而一個工作場景,竟適切又巧妙地讓她深刻體會這事工的重要。當年公立醫院產房,住進不少越南難民:「我們都領有『執仔』牌照。在分娩過程中,我們必須和準媽媽夾檔,教她們何時呼吸,要是過急的話,BB和媽媽都有危險,可以死人!但由於她們聽不懂廣東話,於是她有她『嗌』,我有我『嗌』!哈~哈~哈!」互不搭調的場面,突顯了語言隔閡確可左右生死:「如果我有一個生死攸關的重要信息要告訴別人,卻不懂他們的語言,甚麼也做不了!正因如此,我選上了聖經翻譯。」

經多番禱告求問,May於1993年參加威克理夫翻譯會安排為期三個月的短宣,盼加深對聖經翻譯的認識:「殊不知完全不是那回事啦!哈~哈~哈!那次豐富了我對神的體驗,是出工場前的極佳預備,教我明白抵埗後不一定就可以即時開展事工,箇中包含了許多枝節,更要顧及當地的文化傳統。」1994年,按照要求前赴新加坡修讀應用語言學,為踏出工場走最後一步;同年7月,正式加入差會。自言一直是「讀書唔叻」,僅可升班的學生,重投學海,惟祈求智慧,也求每晚有六小時飽睡:「我好怕捱夜,會變得魂不附體。結果,每晚12時前總可做完功課,而且經常拿A,噢~那簡直是神蹟!自那時起,書讀得很好,全程是恩典。到後來,修讀跨文化研究,神藉著課程學習作我的導師,所讀的每一科都正中刻下需要獨自處理的困境。」

無花果樹不發旺......

回溯歷史,蘇丹確是布滿厄困。由殖民統治、宣告獨立、兩度爆發內戰,至2011年正式分裂為南、北兩國,May當時已是工場主任,經常奔走兩地辦事處。政局變天,出入境方式亦隨之變改,從原本乘搭國內航班,到需要跨境簽證,其後更要取道外國入境,情勢越趨嚴峻:「勝在有三件事減低了政府對我的猜疑,就是我的國籍、身形和性別。」

眼見本是愛好和平的人,因不斷目睹至親被殺,選擇以武力抵抗。和平無望,內戰重燃,殺戮不斷,揪心創痛與時俱增:「1995年剛來,還不知道內戰是甚麼回事,我留在首都很安全,只是不可走出首都以外的地方。聽當地同工說了許多故事,知道一些人在山上被殺,但不能實質體會,仍是很遙遠。十多年過去了,我與當地人已建立深厚關係,也曾數度上山,到過他們的地方。當2011年內戰再爆發,震撼力截然不同,很是痛苦!聽見政府軍在某處投下炸彈,就想起自己曾踏足過;某人死了,噢,是我認識的,在村裡見過的。最後三年,我一直問神:『究竟發生甚麼事?為何和平不再?』。」當得悉昔日同工遇害,May終於嚎哭不止。即或此際,仍是哽咽。

這位弟兄是May的助手兼好拍檔,當時已轉到另一機構工作。內戰時回鄉結婚,卻失踪了。有傳他被政府軍拘禁,亦傳他已遭不測:「『已死、未死』的消息就這樣傳了半年,屍首最終被發現,證實他被殺,我崩潰了!那時,想起哈巴谷書,讀到最後:『無花果樹不發旺......耶和華仍然是神。』大腦是知道的,但並不真的覺得如此。」

得福與受禍

對生命仿如朝露,苦難已是日常,當地弟兄姊妹很愛約伯記二10:「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節經文,並時常引用。May覺得:「他們感到『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處境,我要接納,我得繼續走下去。』我想,他們或許是有點麻木,但決不是冷血。事實上,生活在蘇丹,你若要因悲哀而哭的話,你就只能整天坐在那裡一直哭下去,無法再前行。是以,他們很快處理好自己的哀痛,繼續起行,因前面有太多事情等待處理。這可以是他們的強項,卻也是他們很需要被醫治的地方。其實,他們能夠這樣,是絕不簡單!我衷心欣賞他們。」接連痛失至愛,那股錐心之痛,May感同身受:「我是知道的,在短時間內也曾經歷家中三位至親相繼離世,那哀傷是何其沉重!因此,我很體會他們所承受的,比我重上千百倍,但因為信心,以及對自己民族的認定,令他們十分硬淨。」

2013年因政局改變,May和整個外籍同工團隊撤離蘇丹。回港完成述職後,向差會申請休假一年:「當時已很辛苦,覺得自己內裡極度分裂!身處這裡,跟我所見的另一個真實世界,無法相容。」2013年底的一次退修,上帝為她開展生命重整之旅:「可以開始放下一些重擔,再從較濶的角度認識祂。我至今仍一直約見靈修導師,她幫了我許多,而這確是漫長的過程!」其後因媽媽患病,May需要留港,並開始參與中神的教學工作。至2015年正式加入,未幾就發現自己罹患癌症,她輕鬆笑道:「我一直說,是這個病幫我回來香港,平生從未這樣好好休息過!哈~哈~哈!」

創痛猶在時間裡逐漸過渡,但奔放笑聲依然,宛如她說話的結語:「在中神,盼能與同學一起看廣闊的世界,深切反省,並學習真正用心聆聽別人的說話,而非當作一則精彩故事,這是與苦難世界連結的開端。」

Back to Bulletin Inde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