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聖徒相通

李思敬
院長

 

學院最近一次的午間聚會雖因報告事項繁多而遲了15分鐘完成,但在結束前,學生會代表仍帶領全體師生為敘利亞的戰亂和難民一同禱告。靜默中,我想起日前才剛收到的一篇文章,作者是我的朋友,一位中東的主內弟兄。

這篇文章在「洛桑運動」網頁1上發表,但基於人身安全考慮,作者並沒有公開他的名字。我回憶13年前認識他的時候,閒談之間提起他所屬的信仰群體歷史,原來是可以一直追溯到《使徒行傳》十一章的安提阿教會。正如他在文章裡指出:「阿拉伯的基督教會,從五旬節至今,在時好時壞的壓力和逼迫下,已經生存了差不多2000年。」

敘利亞基督徒數目佔全國人口十分之一:他們接受良好教育,在商業、學術、政府等圈子裡都備受尊重。但過去短短這四、五年內,一切都忽然徹底改變了。敘利亞中部一個城市接連受到轟炸,基督徒聚居的社區亦不能倖免;那處的長老會是全國最大的教會,然而,其中八、九成信徒已被逼逃離家園。按照粗略估計,目前也許有40到50萬敘利亞基督徒成為難民。自2011年以來,在敘利亞以武力割據的恐怖主義組織多達45個,即或停火以後,基督徒是否可以重建家園仍不樂觀,因為就好像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簡稱IS),正在他們的領土內按部就班致力控制並消滅所有基督徒社群。

在苦難的試煉當中,上主仍然有衪奇妙的旨意。中東的基督徒不容再各自為政:埃及的科普替教會(Coptic churches)破天荒開始為伊拉克的信徒祈禱;敘利亞有五個教會網絡正在國內分別進行人道救援事工;黎巴嫩收容了逾150萬難民,其中40萬是學童,當地教會便設法為他們提供醫療、食物、教育等資源。過去多年來,關懷其他宗教信仰人士並非教會的當務之急,然而,要正視今天的危機,佈道和服侍必須雙管齊下,卻又是領袖與信徒之間不爭的共識。

戰爭逼使教會面對穆斯林信徒的需要:這些難民就在教會門外,靜待援手。無疑,他們對伊斯蘭國的理想大多贊同;由於對政府現況的失望,許多人都嚮往重建過去光輝的歷史歲月。這樣的心態容易陷入恐怖主義的極端,但另外好些屬於溫和立場的穆斯林信徒,卻質疑這究竟是否真正的伊斯蘭信仰;其中更有人因接觸福音而接受了基督。黎巴嫩和敘利亞的教牧同工都先後表示:過去兩、三年間,他們目睹信主得救的穆斯林人數,相比過去畢生所見到的還要多。

在黎巴嫩有些教會,特別為敘利亞難民中這些穆斯林背景的信徒(Muslim Background Believers)開設崇拜,初信受洗的會眾可以高達八成。有一些難民來自敘利亞北部屬於伊斯蘭國控制的地區,也是基督徒從來都不敢踏足的;現在他們來到黎巴嫩和約旦以後,有機會聽信了福音。作者特別指出:他認識這樣的一位虔誠穆斯林難民,現在矢志委身基督。

教會應該準備在逼迫的現實中繼續見證基督,卻不用灰心喪膽;在困厄當中,即或不明白,但仍可以相信上主美善的掌管。一位敘利亞穆斯林背景的信徒憶述他遭單獨囚禁了十天,起初期待上主會藉神蹟奇事打開監牢拯救他,結果卻在獄中清楚經歷神的同在。他好像聽見主微小的聲音說:「你被朋友誣告出賣,昔日我也是這樣被釘在十字架。」對他而言,上主的臨在已經足夠有餘了。

 

1 https://www.lausanne.org/content/lga/2016-01/the-crisis-in-syria

 

Back to Bulletin Inde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