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必興旺,我必衰微

洪 亮
神學科助理教授

 

師承當代德國神學巨擘莫特曼( Jürgen Moltmann)、剛以最優等成績畢業於杜賓根大學的年輕學人洪亮博士,於2015年11月正式加入中神團隊,擔任神學科助理教授。

洪亮博士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士。2002年畢業後,旋即前赴北京大學修讀宗教系哲學碩士課程。期間,與遠渡而來講學的莫特曼相遇,自此結下往後為師亦為父的深厚情誼。洪博士的論文主題為《面向終末的生命:卡爾巴特與愛德華圖愛森早期著作的陀思妥耶夫斯基(1915年至1923年)》。面對神學探索和教育的繼往開來,他認為巴特在《羅馬書釋義》第二版展示的深刻信念,是為典範:神學家必須義無反顧,敢於直面生活世界的窘境與挑戰,同時又要逆流而上。

本文為洪亮博士於2015年10月6日中神午會的講章撮要。

 

約翰福音三章30節:「祂必興旺,我必衰微。」(ἐκεῖνον δεῖ αὐξάνειν, ἐμὲ δὲ ἐλαττοῦσθαι),大家都非常熟悉。“αὐξάνειν”是增加、成長的意思;而“ἐλαττοῦσθαι”則是減少和匱乏。古代不少希臘拉丁的教父們,很喜歡把這二字跟陽光的強度變化連在一起。故它也可譯作「祂必變亮,我必變暗」。

三章26節記載約翰的門徒來找老師,告訴他那曾受他的洗、一個叫耶穌的人,居然自立門戶,在猶太地施洗(三22)。更嚴重的是,現在大家都去找祂,不找約翰了。在門徒眼中,老師的事業受損了。約翰回答說(三29):「我只是新郎的朋友,看見新郎娶新婦,聽見新郎的聲音,我就高興滿足了。」緊接著,約翰就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門徒的擔憂不無道理。從馬可福音一章5節看到,約翰的施洗曾經非常成功。可現在最有吸引力的人卻是耶穌。在世人眼中,也就是根本不知道耶穌真正是誰的罪人眼中,這就是約翰的衰微,因他被比下去。但約翰卻樂見自己事業的衰微,更樂見耶穌事業的興旺。如何來理解這樣的態度?

對基督徒來說,只表明了一點:約翰知道耶穌是誰。這人太初與神同在,是高於世界萬物的受膏者,是基督。而約翰雖有先知以利亞的心志能力(路一17),但仍屬乎地(約三31),必將朽壞,歸於塵土。約翰所說的興旺與衰微,不是人的事業之間此消彼長的關係,而是神的工程與人的事業之間根本性的差別。正是約翰這種認識,使他區別於自己的門徒,約翰看到天上的事和地上的事根本不同,其中有不可抗拒的必然性。“δεῖ”這希臘詞表示了這一層的意思。

約翰不是完全沒有看到自己。只不過,那是一個樂於衰微的自己。約翰對待衰微的態度很特別,跟現代人極力保持興旺的態度完全不同。約翰是積極促成並加速自己的衰落,這一點正是理解「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的關鍵。

約翰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工作理解為對基督的見證(一15)。當他的施洗產生巨大的社會影響,致令耶路撒冷這宗教權力中心都派祭司和利未人來,想搞清楚他的來頭時,約翰沒有絲毫興奮,從不想藉此獲取進到宗教體制的入場卷,以鞏固及擴大影響力,反倒直接告訴他們:「我不是基督。(一20)請不要把我跟祂混淆了。」當那些人三番五次追問,約翰回答:「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們中間,是你們不認識的,就是那在我以後來的,我給祂解鞋帶也不配。」(一27-28)約翰不僅粉碎了興旺的機會,還把大家的注意力迎向基督。這就是他給出的答案。

一章29節記載約翰見到耶穌本人,經文沒有詳述有多少人見證這次會面。約翰開口說,自己的工作是為了把基督顯明給以色列人,基督是神的羔羊,祂來是為了除去世人的罪,「基督在我以後來,反成了要排在我前面的」(一30)。若剛才說約翰在宗教勢力面前有意讓自己衰微,這裡就是在公眾面前,他再次讓自己衰微,貶低威望,自認與耶穌不可同日而語。緊接著, 經文描述約翰和兩個門徒在一起,看見耶穌在行走,便高呼說:「看哪,這是神的羔羊!」(一36)他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威望,高舉耶穌,真情流露。這次他奏效了,門徒因這聲驚呼,都棄他而去,直接找耶穌,連再見都不說。在三章26節,一個忠誠的門徒就來找約翰,好心提醒他,再這樣下去,門派就要瓦解!至此,約翰才說出「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總結自己所作所為的深意。聖經告訴我們,約翰加速自己的衰微,跟他的道德追求無關,而是有更深、已經超越了人性範圍的根據。看到這奇特的行為方式,是理解這句經文的關鍵。

約翰福音十二章25節:「凡保全自己生命的,必將失去生命;在這世上不顧惜自己生命的,可以得著生命。」與現有生命相比,還有一種更好的生命形態。約翰並無看見耶穌被釘,但他知道基督復活,他眼中只有基督,心中只有基督復活而來的屬天生命,方能夠輕看自己的興旺,反要加速自己的衰微。這在在反映他對屬天生命的迫不及待。

一個基督徒心中有沒有對復活生命的盼望,這會影響到他的行為方式。如果一個基督徒心裡充滿對復活生命的盼望,像約翰那樣渴求上帝國度的榮耀,興旺與衰微對他的意義就會完全不同。興旺有時會阻礙他看到屬天的生命,甚至令屬靈眼睛完全失明,相反,衰微是基督徒通向屬天生命的階梯。不斷燃燒自己,直到一無所有,基督徒才能靠近那真正屬天的生命。衰微就是給予,積極促成自己的衰微就是迫不及待地給予,這可不是基督徒已經接近怪異偏執的道德高尚,而是他靈性上真正的慷慨。

從衰微裡只能看到窮途末路的基督徒和在衰微中卻看到復活前途的基督徒,他們靈性的樣貌也會大相逕庭。「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這句經文不是為基督徒的軟弱進行辯護的心靈雞湯,而是點燃基督徒生命的導火索。求聖靈幫助我們,讓我們不懼怕自己的衰微,反而能夠向約翰那樣學習喜悅自己的衰微,因為我們通過自己的衰微將得著永恆的生命。「祂必興旺,我必衰微」,阿們!

 

洪亮博士與恩師莫特曼教授

Back to Bulletin Inde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