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四十載 從生命出來的服侍——專訪即將退休教授張略牧師

訪問及撰文
張潔茵
拓展聯繫
 

人生怎樣才算無憾?對基督徒而言,相信是向著標杆直跑,努力實踐自己的召命;而對於今年即將退休的張略牧師來說,相信這亦是他的人生寫照。與中神同行四十載,擔任過老師、教務長並副院長,他深感「可以付出和貢獻的,都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無遺憾。但對於內地服侍,人稱「精叻」(張略的潮州話諧音)的他,還望往後日子仍可以投入更多。
 

不惑之緣 回應呼召

這一場不惑的緣分,始於七十年代,在時空流轉之間,但見上主早有預備。
 
當時的張略牧師於加拿大修讀化學:「哥哥(張永信牧師)開始讀神學,書架上常有神學書籍。慢慢地,我對化學的興趣轉淡,對神學的興趣卻愈來愈濃厚。」1977年,中神創校兩年,時任拓展部主任的羅曼華博士來到他所在的大學城鎮Saskatoon介紹中神課程。千里相隔,卻在上主的牽引下,就此結下半生緣。翌年,張略牧師回港報讀中神,1983年道學碩士畢業後便開展牧職。
 
能夠忠心服侍數十年,源自忠於上主給他的三個呼召。第一個呼召是將過於深奧且太學術性的神學知識,「翻譯」成普羅信徒能夠理解和應用的教導。第二個呼召就是投身神學教育:「牧會期間,體會到需要成熟的弟兄姊妹帶領教會成長,可惜當時的華人教會不大重視神學教育。」由此卻驅使他決定到海外深造,直至1989年學成歸來加入教授團,屈指一算,已參與栽培了幾代的傳道牧者。而第三個呼召則是就讀中神期間,透過當時的中國教會研究中心,領受了一顆中國心,至今仍竭力回應和承擔這呼召。
 

如數家珍 點滴在心

儘管近兩、三年來,主要留在內地,但對於中神的點點滴滴,張略牧師依然充滿感情,如數家珍地勾勒出完整的圖畫。
 
他形容中神是「五年一小變,十年一大變」,由於早年的老師均是海外畢業的神學博士,因此課程設計參照西方神學教育內容為主。但隨著首批老師教學及牧會的經驗累積,逐漸摸索出自己的路徑,包括強調釋經講道,影響了一代華人教會:「一直以來,中神十分著重靈命培育,因這是神學訓練極其重要的一環。由早年引入靜觀及聖言頌讀,到每年的退修營學習安靜,當然還有楊醫過去數十年來引導學生尋找召命,一切對中神有著深遠而顯著的影響。」在八十年代更與突破機構合辦輔導課程,讓教會和社會群體認識何謂輔導。
 
神學教育不只是一趟內在尋索之旅,也是一扇為社會文化帶來反思轉化之門。2018年,中神研究院課程改革,其目標就是培訓「反思協作者」(Reflective Collaborator),以應對越趨錯綜變化的時局。張略牧師認為,這是一個大膽而值得的嘗試:「單打獨鬥的明星年代經已過去,現今世代重視partnership。如何能夠與不同人建立團隊、與別人同工,反映了一個人能否成熟地服侍的重要指標,是作為領袖的重要質素。而領袖亦必需具備反省能力,這能力建基於我們一直珍視的學養和學術研究。」
 
四十年來,無論是個人抑或群體,必然走過從惑到不惑的歲月,張略牧師從中深切體會上主對中神的保守,棘手難題到了最後都可以一一跨過:「中神有一個很好的團隊,可以互相接納,成熟處理分歧。有趣的是,教授團隊的關係如何,學生是能夠感受到的。所以我很珍惜這班同工,但我們仍要繼續努力。」
 

迎難而上 退而不休

此際此刻,時代躁動,人心不安,香港需要怎樣的牧者?又如何培養切合這時代的神國僕人?張略牧師帶笑說:「如果有人問我『黃』定『藍』,我肯定嚇到面青!」然後正色道:「香港現時需要能夠心平氣和地聆聽別人的人。」並再三強調成熟的重要性:「你要懂得處理自己的情感。因為教會裏有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治立場,這是很正常的。不是一個人能hold the church together,而是the church hold them together;是基督將我們放在祂的教會內,將我們放在一起!」他認為,中神不止教導學生分辨對錯,更會教導他們如何思考答案:「對於一件事,在堅持真理的前提下,不同群體仍可以有不同決定,而當大家對事件有不同見解,你要懂得如何為你所屬的群體作出一個最適合的決定——無論你個人是否同意。」
 
近年社會環境經歷了巨大變化,但他仍然相對樂觀,最重要是遇上困惑,謹記回到上主面前求問:「每個人都會受社會的政治環境影響,但最要緊是上主想我們怎樣?惟我們清楚了解自己的心之所向,才能夠對事情有較清晰的看法,否則我們只會跌入種種漩渦之中。因此,從神學教育來看,我始終覺得靈修操練,回到上主跟前,是最重要的!」
 
退休在即,卻並非意味他與師母的事奉旅程結束,目睹內地神學教育及信徒牧養的龐大需要,他們仍盼為此獻出一分力:「牧者的不足,導致有很多屬靈孤兒,其實往往連牧者自己或許未曾體驗何謂被牧養。因此,牧養要由神學院開始,讓同學明白體會,服侍是從生命裏出來的東西。當然,你可以偽裝一段時間,但長遠還是會『爆』的。你是一個怎樣的人,就有怎樣的服侍。對生命的關注,是神學教育的重中之重。」
 
張略牧師祈盼中神能夠貫徹並延續創校的異象與使命。回望過往在服侍內地教會上,付上了許多努力,但今後該如何走下去?雖然不容易,卻絕非無路可走:「最緊要是有熱誠,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s a way。」這是語重心長的叮嚀,也是忠誠交托的仰望。
 

返回院訊目錄 ^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