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專訪聖經科助理教授歐穎宜

訪問及撰文
鄧美美
拓展聯繫
MDiv 1996

 

聖經人物的名字,往往蘊含獨特意義,反映性情也呈現經歷。而“Grace”這英文名字落在穎宜身上,同樣忠實貼切地呈現字義本質,在暗角之中、在斷層之間,留下了厚實的痕跡。

#Serve貓的完美主義受害者

Grace一家三口,奉養了三位主子(貓)。原來她從沒有侍奉主子的往績,甘作貓奴,全因女兒的緣故。經收養中心挑選,兩位因患重感冒、無法配種而被棄養的主子駕臨鄭家。這位貓奴界初哥的首場考牌試,就要迎接最高階的「餵藥」挑戰,結果亦不負所望。在她悉心照料下,主子們的健康與磅數,並她自己愛貓的心,都一齊增長。今年,再迎來左眼失明的新主子。
 
不少愛貓之人,個性都有點像貓,很有自己一套想法和喜好,Grace不覺得自己是個「貓人」,更隨即鬼馬地表明身分:「我是一個serve貓的人!其實,我是那種沒甚麼特別preference的人,但只要責任在,就會努力做好。然後,在這些要完成的目標裏,尋找我自己的想法,再享受活出自己。」個性的顯露不僅在養貓一事上,讀書進修、教會事奉,同樣可見。Grace細數往事,帶笑逐一道來:媽媽當年一句「HKU囉!」,便投考港大;主修哲學之初是因為讀得最好,而不是出於喜好;有感需要參與教會事奉,就在中學團契服侍,並曾擔任團長,讓她認清自己該如何回應上主的呼召,就是做研究而不做牧者:「這個算是我的preference了!」
 
婚後一年,入讀中神MCS課程,期間既是學生又當了媽媽,同步適應和兼顧學業與家庭。三年前,同樣以雙重身分,偕六歲女兒前赴英國愛丁堡,成為極少數帶女進修的媽媽系博士研究生:「真的覺得自己和其他人很不同!但每個人的路都不一樣啊!今日回望,能夠在這樣的時間,在這種家庭狀況下完成,好感恩!尤其珍惜那段和阿女一起的時光,早上湊返學,周末出去玩,儘管一直都在愛丁堡,仍覺得好relax!的確,我有許多責任,但一路走來,上主一直帶著,不斷學習在很多事上好好享受。」
 
看來隨遇而安,冷不防Grace隨即篤破內心的長期掙扎:「我本身好鍾意做計劃,愛看到遠方將要發生甚麼事!做人如是,寫文也如是,框好了大綱,砌好了每個參考,才會動筆。我其實是完美主義的受害者,當然轉頭就勸同學不要太完美主義囉~嘿~嘿!」
 

#在那個遇見恩典的空間

充滿吊詭的性情背後,關乎小時候的一夕遽變。某個清晨,她爸爸留下了一封信,就此消失。那一年,Grace只有12歲:「好dramatic!後來回想,才明白到〔父母離異〕整件事對我的影響,造成了這種性格。」遭逢突變,小小年紀已深刻體會人生無常與無法掌控,更覺事事要盡早準備,做好計劃:「但~事實上,我又覺得plan甚麼都無可能plan到。」
 
自那天起,媽媽母兼父職,因經常在外工作,舅父成為她姊弟倆最親近的人,育養他們如父親,陪伴成長,給予關愛:「他是很大愛那種,不止照顧這個妹妹〔Grace媽媽〕的家庭……。所以他離世時,大家極之不捨!」那曾經變天的創傷,在眼前樂天又幽默的Grace身上,很難找著蛛絲馬跡:「媽媽雖有難過的時候,但完全沒有擺出受害者的姿態。……她又以一人之力,供養我和弟弟讀大學而毋需貸款,我覺得她好厲害!在這些事裏,我看到surprise並不是那樣可怕!過程當中,更有無數恩典。我,確實鍾意plan,但若然問,還有接受surprise的空間嗎?有的,亦已被train到有了,而那個空間永遠就是看見很多恩典的地方!上主給我們在人生裏的試驗或試煉,都不比恩典大!」誠然,在渴望掌控與無法掌控之間,仍有掙扎,是一場又一場的屬靈操練:「許多事從未想像過,有時只知大概方向就去做,無法掌控的事有很多。除了享受其中,上主不斷教導我:一切都在祂的手裏。不過,在自己的事上,我還是『一板一眼』那種人。」
 

從Grace難得的「心頭好」,或可瞥見那「一板一眼」的蹤影:「大學時代,若非去了做交換生,『比較文學』差點就變為主修科。這是我真正感興趣和喜愛的科目,它由文本開始,鑽進去分析內容,比較當中的概念,好好玩!聖經研究其實也是從文本開始呀,而那文本就是聖經。」而在哲學的世界裏,她覓得一直享受其中的樂趣:「是思辨的過程!寫文,是為了對話,因此必須小心地回到別人的見解中,確切了解他們的想法,再整理出自己的觀點,提出證據辯明自己的論說。大家為了求真,冷靜而深思熟慮地聆聽溝通,提出自己的看法,是很好玩的一回事!讀聖經,豈不也是如此嗎?首要是進入那個世界裏認真聆聽,才會懂得怎樣去回應。」

Grace拈來了我們禱告常用的「阿爸父」這稱呼為例:「『阿爸父』本是指宙斯,詩人荷馬就經常以“God Father”來建構描述這位希臘最勁的神明,祂是整個世界的法則!但保羅說,當聖靈進入信徒心裏,就可稱呼上主為『阿爸父』。當時的外邦信徒聽見這話,極其震撼!這稱謂意味著上主才是最強的神明,但相比起宙斯跟他們沒有任何親密關係,祂卻視他們為兒女!震撼之處,正正在此。讀聖經,就是帶我們進到那個世界裏;而原文,讓我們慢慢回到文本去,細察每一個字、每個介詞、每個標點其實在說甚麼,而這一切正是我們提出任何研判的基礎。」

認真透徹的聆聽,有根有基的對話,無論是回到聖經世界或進入現實生活,貫徹踐行,從來不易:「所以,要讀書,呼籲大家要來讀神學~~~!哈~哈!能夠有機會回應神,本身是一種恩典啊!」

 
返回院訊目錄 ^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