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無知的智慧

林世璋
2011年道學碩士課程畢業
神學碩士生

 

我是一個自小就信主的基督徒,教會生活是我成長經歷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小時候,牧師為福音、為教會的付出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之中,不知不覺形成了一個不切實際的理想形象,以為牧者都是為教會鞠躬盡瘁,死而後矣的人。無知的我曾驕傲地認為牧者要像超人一樣,充滿力量打救世人。但是當我踏上牧會之路以後,上主開啟了我的眼,使我明白每個人都有他軟弱的地方。我們能事奉主,我們的事奉能有果效,全都出於上主的恩典,所以我們只管坦然按著上主所給予的恩賜來事奉祂,不必為事奉的果效自傲或自卑。這種將自己看得合乎中道的心態十分重要,也令我可以安心事奉。

讀神學探索與上主有關的事,是我自小已經喜歡幹的事,心中總覺得了解得不足夠,老是想更多深入思考。入讀中神的神學碩士課程,可以給予我更多空間及時間去整合信仰神學,因為課程的修科安排和要求進度很有彈性。我覺得讀神學碩士最大的收穫就是可以博覽群書。我借書的地方不限於學院的圖書館,也包括其他大學的圖書館。處理信仰與人生的問題不單需要參考神學家的觀點,社會學者的論述也很有參考價值。事實上,要拒絕膚淺的立論,避免以口號般公式化的答案去回答神學問題,我們必須深入了解同一問題的多種可能解決向度,然後才作神學反省與批判。

以前我以為越是深入思考,明白的就越多,現在卻發覺知道的越多,越是覺得自己甚麼也不知道。這個謙卑地體驗自己的無知的過程十分重要;它令做神學研究的人不敢自傲,不敢以為自己擁有最終極的真理與答案。面對神學問題,我們會承認個人的理解並不完善,明白有些事情是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接受這個限制,也就能保持一顆謙遜的心,思考如何面對這個複雜多變的多元世界。

事實上,神學研究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妥善處理俗世問題對神學所帶來的衝擊。知道的越多,越令我們覺得要對自己的說話負責,不敢隨便向人提供教義式的答案。這就如傳道書一章17至18節所言:「我又專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這也是捕風。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不過,叫我們能夠鍥而不捨地探索下去的,始終仍是對救贖主愛我們到底的那份信心。

返回院訊目錄 ^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