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話

李思敬博士
林高傑德教席舊約教授
 

再思「彼此相愛」的命令


「彼此相愛」的命令,我們都耳熟能詳。主耶穌在最後晚餐結束之前,對十一個門徒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約13:34)要真正明白耶穌這句話,我們必須認真思考下列三個相關的問題:

「愛」怎麼可以是命令?養狗的人都知道,需要訓練狗兒服從一些簡單的命令:「靜止」、「坐下」、「跟上」。但我們不會拿出紙筆,然後命令狗兒「簽名」或「寫字」,因為這是不可能的。換句話說,命令是假設我們懂得怎樣去做,這才有意思;《約翰福音》記載主耶穌為我們「合而為一」祈禱(17:11、21-23),卻直截了當命令我們「彼此相愛」,因為後者乃是我們能夠做到的事。

假若我們都懂得怎樣彼此相愛,為何仍需要主的命令?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們知道應該、但卻不願意去做的時候,這就需要主「命令」我們了。電視劇中常見紀律部隊有以下對白,上級吩咐下屬說:「This is an order」,下屬立刻回答:「Yes, sir / madam」;這是唯一正確的反應,絕無討價還價的餘地。面對主的「命令」,也不容我們砌詞推搪、或借故開脫;我們只該說:「遵命」。

可是,主不但吩咐衪的門徒彼此相愛,還特別強調這是一條「新」命令。有「新」必有「舊」;我們可知道「舊」的命令又是甚麼?是否這「舊」命令已被取代、不再重要?

按照福音書記載(太22:35-40;可12:28-34;路10:25-28),猶太人曾前來問耶穌:「誡命中那一條最大?」耶穌的回答先引用「盡心、盡性、盡力愛主你的神」(申6:5),再加上「愛人如己」(利19:18),並清楚指出「再沒有比這兩條誡命更大」。為甚麼問題是「最大的一條」,答案卻變成「兩條誡命」呢?

《約翰福音》雖然沒有記載這次答問,卻在《約翰壹書》提供了相關並深入的解釋:「人若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愛神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4:19-21)於此,約翰闡明了兩個事實:第一,口講愛神不足為憑,若不愛人,就是說謊;而「說謊之人的父」正是魔鬼,這是約翰的神學信念(約8:44)。換言之,「愛神」和「愛人」這兩條誡命互為表裡、唇齒相依、缺一不可。第二,約翰說「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很明顯是指著這兩條舊約《五經》中的誡命,也是神的子民一直以來都要遵守的「舊」命令;「舊」是「原本」的意思,根據主的教導:「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

明白了「愛人如己」這「舊」命令的重要意義後,我們不禁會追問:究竟「彼此相愛」這「新」命令,又何「新」之有?

當然,主耶穌的「新」命令還有下半句:「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主是怎樣愛我們的呢?答案看似呼之欲出:「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約壹3:16)這樣說來,「彼此相愛」又是否等同要「互相捨命」?

然而,約翰接續舉出的具體實例,卻與「捨命」無關:「凡有世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塞住憐恤的心,愛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3:17-18)。要見諸「行為和誠實」,我們只需與窮乏的弟兄分享世上財物,並不用連自己的性命也得捨棄;否則,每個信徒一生中,便只能切實遵行「彼此相愛」一次。這大概並非這條「新」命令本來的含義。

若從「憐恤」與「分享」的觀點出發,《馬太福音》二十五章記載主耶穌最後一個「綿羊和山羊」的比喻,其實與「彼此相愛」有十分密切的關係,只可惜我們很少會用這角度去探討而已。

在比喻中,主邀請義人進入衪的國度,並告訴他們背後的原因:「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喫;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25:35-36)義人感到詫異,他們誠實地反問:「主阿,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喫?」於是就帶出這比喻的中心要旨:「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25:40)

誰是「弟兄中一個最小的」?這當然是指「最不重要的一個」。但我們其實並不需要去尋找到底誰是這「最小的弟兄」;因為既然作在「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已經是作在主的身上了,我們便不用再問:「誰是我的鄰舍呢?」(路10:29)主耶穌命令我們「彼此相愛」,也就是吩咐我們看見任何人有缺乏,都應該去「憐憫他」(10:37),管他是自己人(猶太同胞)抑或仇敵(撒瑪利亞人);如此去愛「所看見的弟兄」,才顯明我們是真誠地去愛「沒有看見的神」。

「彼此相愛」,原來並不局限在自己人之間。耶穌曾對門徒說:「只是我告訴你們這聽道的人,你們的仇敵要愛他,恨你們的要待他好,咒詛你們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們的要為他禱告。」(路6:27-28)

中國儒家傳統也討論過類似的問題,記載在《論語憲問》篇:「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意思是說:有人對你不好,你卻對他好,那你要怎樣回報另一個對你好的人呢?孔子主張「以直報怨,以德報德」:別人對我不好,我只要不對他不好便夠了;別人對我好,我才對他好。

也許我們都會覺得孔子的話很有道理,但我們不是孔子的門徒,而是耶穌的門徒。主耶穌接著說下去:「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愛那愛他們的人。你們若善待那善待你們的人,有甚麼可酬謝的呢?就是罪人也是這樣行。」(路6:32-33)

主耶穌的命令與孔子的教訓有甚麼不同的地方?孔子提醒他的弟子先要分辨對方如何對自己,然後再決定自己要怎樣對他。主卻吩咐我們不用理會對方是誰,也不需計較他如何對待自己:「你們倒要愛仇敵,也要善待他們…你們的賞賜就必大了,你們也必作至高者的兒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惡的。」(6:35)我們所定睛聚焦的關鍵不在別人,而是天父:「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6:36)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4:19)

「彼此相愛」,是我們每一個跟隨主耶穌的基督徒都必須順服遵行的命令。這命令源自舊約《五經》的訓誨;「愛神的,也當愛弟兄」成了我們在生活實踐處境中的認信。這也是一條新命令,沒有要求我們去「為弟兄捨命」,而是效法基督和天父,憐憫任何有需要的人,甚至包括那些咒詛或凌辱我們的仇敵。

 

 

節錄自《我們的遠象:基督徒對香港的承擔》道聲出版社2017頁57-64。

 
^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