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ben vor den letzten Dingen. Die Dostojewski-Rezeption im frühen Werk von Karl Barth und Eduard Thurneysen: 1915—1923

面向终末的生命——卡尔·巴特与爱德华·图爱森早期着作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1915—1923)

 

 

洪亮 着

神学科助理教授
 

Neukirchen-Vluyn:
Neukirchener Verlagsgesellschaft, 2016

此论文获得下列叁个学术奖项:
■ Promotionspreis der Universität Tübingen (2016)
 2016年度杜图宾根大学博士论文与博士考试奖
■ Ernst Wolf Preis (2017)
 2017年度恩斯特沃尔夫双年奖
■ Manfred Lautenschlaeger Award for Theological Promise (2017)
 2017年度曼弗雷德劳滕施莱格青年学者奖


这论文由五章构成:第一章「终末论与生命」阐述巴特1919至1922年的终末论概念与生命概念之间的内在关联,指出「面向终末的生命」(Leben vor den letzten Dingen)这一贯穿《罗马书释义(第二版)》终末论及其解释学原则的神学人类学视角。第二至第四章依照时间顺序,依次梳理了巴特与其友人图爱森从1915年至1923年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阅读与接受,主要分析了两类文本,第一类文本為巴特与图爱森在这一时段的部分通信(保存於瑞士巴塞尔卡尔巴特档案馆),共计49封书信与一张明信片,第二类文本包含论文、讲章与论着,共计15种。

这叁个章节依次揭示出:1)巴特如何在写作《罗马书释义(第二版)》(1922)期间对图爱森提出的大量修改建议进行了直接採纳;2)图爱森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一书在创作时段上与巴特《罗马书释义(第二版)》(1922)之间持续数月的平行性;3)巴特与图爱森围绕这两部着作而展开的思想交流,尤其是「面向终末的生命」如何成為两者逐渐挣脱「俄国性」以及俄国革命这个理解框架,独立解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及其创作特徵的基本指针;4)在《陀思妥耶夫斯基》一书中,图爱森首次把早期辩证神学所蕴含的神学人类学洞见精确表述為此岸的生命图像及其彼岸的透视焦点之间的透视主义关係,这个“透视学主义”(Perspektivismus)被巴特引入《罗马书释义(第二版)》,并在该书题為「巨大之无序」的第十二至十五章中得以全面展开;5)巴特对宗教大法官这一小说形象的独特解读,以及由此出发理解《罗马书释义(第二版)》罪论与教会论的可能性。

第五章总结全文,指出《罗马书释义(第二版)》前言关於巴特与图爱森深受陀思妥耶夫斯基「影响」的论断是一种后设视角下的回顾,不符合两者书信交流所记载的歷史真实,巴特与图爱森并非「被动接受」这位俄国作家的影响,相反,他们把「面向终末的生命」这一解读视角投射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世界,并将其剥离出俄国文化语境,以此来表述在终末论问题上的自我理解。就广义的辩证神学研究而言,该论文修正了把《罗马书释义(第二版)》的终末论等同為「灾难理论」的解读传统,也揭示出巴特与图爱森早期终末论思维背后的神学人类学旨趣:终末不仅揭示着此岸生命的有限与必死,更意味着它在彼岸上帝之「信实」中的奠基与「成像」。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