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扰乱世中的信仰探索与践行

李耀坤
赵叔荣・霍佩芳教席副教授(神学科)
信仰及公共价值研究中心主任

 

1974年的《洛桑信约》(Lausanne Covenant)是第一届世界福音洛桑会议的宣言,也是近代福音信仰最具影响力的认信文献。来自全球150多个国家,约2700位福音派教会领袖在主面前庄严地确认信仰,并决志顺服基督的差遣,把整全的福音带到整个的世界。其中,关於「基督徒的社会责任」的一段,即或在43年后的今天,读起来仍然掷地有声:

我们确信,上帝是全人类的创造者及审判者,所以我们应当共同负担起祂对人类社会的公义及和好的关注,以及对那些受各种压迫的人的自由的关注。⋯⋯我们在此表示懺悔,因我们忽略了社会关怀,有时认為佈道与社会关怀是互相排斥的。儘管与人和好并不等同於与上帝和好,社会关怀也不等同於佈道,政治解放也不等同於救恩,我们还是确信:福音佈道和社会政治关怀都是我们基督徒的责任。因為这两方面是我们在神论和人论的教义上,以及我们对邻舍的爱和对基督的顺服的必要体现。⋯⋯我们所宣告的救恩应当在个人生命和社会生活各方面都改变我们。 信心没有行為就是死的。1

社会关怀,信徒在地上不能推諉的责任

信约提醒我们,福音佈道与社会关怀之间,存在着一种既不相混淆也不容分割的关係。两者同是基督徒对邻舍的爱和对基督的顺服的必要体现,是我们在地上不能推諉的责任。中神於2012年成立「信仰及公共价值研究中心」,正是希望与眾教会的弟兄姊妹一同反思和探索如何在这复杂多变的时代中实践基督徒对社会的关怀。

环视国际和本地的处境,我们的世界无疑正经歷翻天覆地的转变。二战后的国际政治秩序和价值备受严峻的考验,「本土优先」的口号在世界各地高唱入云。本地则经歷自回归以来最大规模的群眾运动,港人民主梦碎,中港关係陷入僵局。我们不但失落了力争叁十载的社会愿景,更痛心看到本地文化和核心价值逐渐崩坏。在这重塑公共价值的关键时刻,公民社会极需要更多真诚的对话和合作。可惜的是,公民社会因着各种争议已日趋分化撕裂,理性讨论变得更加举步為艰。

多元社会,需与不同群体对话协作

当时代的挑战迫使我们离开昔日的安舒区时,或许也是一个宝贵的机遇,让我们再一次谦卑地回到上主面前,认真检视和更新教会在邻舍中的见证。歷史告诉我们,基督信仰在流离变迁的时代中仍然能展现其强韧的生命力。基督教会在香港战后极艰困的处境中,也曾对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社福制度的建立作出重大的贡献。我们深信,基督信仰传统一方面蕴含丰富的属灵资源,能帮助我们与公民社会一同探索、塑造和维护良好的公共价值;另一方面,仁爱和盼望的信息能消弭恐惧、猜忌与仇恨,有助搭建沟通的桥樑。

展望未来,「信仰及公共价值研究中心」期望藉着多种的形式,包括神学讲场、延伸课程、学术研讨会、公开讲座,以至网络平台等,与弟兄姊妹一起探讨如何以福音信仰回应时代的需要和挑战,演绎对社会的关怀和责任。特别在这多元的公民社会中,我们很需要与不同恩赐和负担的群体对话、学习和协作。我们恳切地祈求上主的恩典和引导,好让我们能认真回应爱邻舍的诫命,并共同塑造真诚、仁义和满有恩慈的公共价值和生活。

 

 

1 John Stott, ed., Making Christ Known: Historic Mission Documents from the Lausanne Movement 1974-1989 (Cumbria: Paternoster Press, 1996) pp. 5-55, especially p.25. Chinese translation: www.lausanne.org/zh-hant/covenant-zh-tw/lausanne-covenant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