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周小嫻 道学硕士课程应届毕业生

访问及撰文
邓美美
拓展联繫
MDiv 1996

 

家,因家裡的人,成為我们心之所繫,情之聚处。

「是我不懂好好教你。」

一个家庭,两地分隔,是不少新移民家庭的写照。还在襁褓中,周小嫻就跟姑姑(姑妈)一家与姑丈的亲友,同住在广东开平一幢四层高的危楼裡。14岁那年终获发单程证来港,与父母弟妹团聚。贫苦生活,体会寄人篱下,童年岁月却全无半点苦涩:「姑姑是个老实人,读书不多,但很懂得爱与包容身边人,经常排解家中纠纷。她,对我的影响甚深。」

提起姑姑,笑语裡迸发暖意,伴来一段刻骨回忆:「小时候,有点小聪明,知道妈妈经常给姑姑存点钱,给作我的生活费,又给我买裙子。心裡想,裙子都好美啊!要搭衬精緻的笔袋才行!但每天只得五毛钱零用,买书包未免太张扬,还是买个十多元的笔袋较妥当。其实,也要储很久才买得起!念二年级的我就偷偷到银行提款,每次50元,还奸狡地把数天零用钱存起来,还给姑姑,说:『我用不着!』。」有天,家裡只剩下她和姑姑,姑姑拉着她柔声说:「是我不懂好好教你!」原来偷钱的事,姑姑知道,却没有质问和责难,只是忧心她学坏,痛心得下泪。当天情景,小嫻至今未忘:「那刻,我好难过!」 故事至此,只说了一半。

从那时起,小嫻把视线从家裡转到一位家境富裕的同学身上:「一直不被人家发现,有种『好得戚』、『好叻』的快感,其实是罪中之乐。」有天放学,一位家长静静把她拉到一旁,告诫并嘱咐她归还偷回来的钱:「我好惊!怕姑姑知道,深怕从此失去她的信任和爱!」心底的惶恐,唤醒悔过的决心:「我跑去跟同学道歉并答允还钱。当踏出同学家门的一剎,深深感受『脚踏实地』的自由。原来不再惊惧秘密被识穿,是何等自在、可贵!」往事刻骨,因它已成生命的烙印。对长辈的爱与包容、忍耐和保护,铭感之餘,小嫻更以她们為榜样:「自此,我不再讲大话,不怕勇敢正视问题,也不怕指出人家的错谬。因我知道,或许这样能為他人带来帮助和改变。」

「这位阿叔经常叩我房门!」

别过纯朴乡镇,挤居在闹市,人际间,距离移近,心灵却飘远,温情為隔阂取代:「来港后,有『被封住』的感觉!同枱饮茶食饭,各有各的,好奇怪!」环境狭小,人际疏离,加上读书压力,小嫻遂选择埋首书堆,一心要考进理想学系。惟多番努力,仍事与愿违。2003年沙士爆发,个人境遇与社会氛围,皆令小嫻再思人生意义:「日以继夜,几乎断六亲去专心读书,收到的仍是一张不如期望的成绩表,认為『意志可战胜一切』的信念开始动摇。怎样才是不枉此生,死而无憾?」其时,她应教育学院同窗宿友邀请参加佈道会,讲员信息犹如当头棒喝,猛然醒悟精彩人生源於一字,就是「爱」。為验证心中感动,小嫻自行参加另一个佈道会,最后决定走到台前。自此,她积极投入教会生活,并开始担任团职。

毕业以后,当上小学老师的小嫻,课餘还兼职补习,盼尽快偿清政府贷款。日復日的劳累生活,终敲响健康警号。2008年5月汶川大地震,因甲状腺问题而被逼停下来入院做手术的小嫻,正卧床休养。长期亮着的电视,闪过幕幕颓垣败瓦,抽动心灵,且越趋强烈:「直到有一天吃过晚饭后,『我想去四川跟灾民同走一段路』这句话终於脱口而出。」不足叁週,她已身处灾区绵阳市当义工。辗转之间,得悉在甘肃有一所专為孤儿开设的小学,需要义务英文老师。於是,旋即知会家人并得牧者支持下,以短期宣教士身分跑到甘肃义教一年。

就在那裡,小嫻与同样来自香港、较她年长16岁而被她唤作「阿叔」的义工相遇。「这位阿叔经常叩我房门,提点这,提点那,连到来探望我的妈妈也问:他在干啥?!」她口中的「阿叔」名叫啟成,是位工程师,原初计划逗留叁个月照顾小朋友,结果还是被委派从事「老本行」,专责跟进建校工程,一留叁年。回想点点滴滴,依然教小嫻朗朗大笑:「原本对他没特别好感~!某次,看到他跟小朋友玩和唱诗的画面,突然令我180度改观!缺点突然全都变成优点,哇~真的好恐怖!哈~哈~哈!没多久,告诉妈妈:我和这个『阿叔』拍拖。她吓呆了!」

「我在神裡面的名字是『妈妈』。」

2010年,他俩成婚。如今女儿绵绵亦已四岁。甘肃的短宣生活,让他俩深切体会研习圣经真理的重要,并领受共同召命:「回来好好装备后,再一同為神的国度走出去!」

踏进信主的第七个年头,小嫻被引领步进另一个家:「报读神学,总会被问及呼召。我想,呼召不止是信主得救赎,而是甘把人生主权都交给祂。」為期叁年的道学硕士课程,因甲状腺问题而延迟了一年,今年毕业:「回头看,收穫远比预期多。读神学其中一个最大收穫,就是让我更自由,更放心地做自己。越做回自己,也越清楚神放在我心裡的负担。」教会实习让她有机会接触一群在困乏艰难环境裡成长的孩子,令小嫻深受触动:「我再次意识到,的确对这样背景的孩子有负担;也越来越感受到,我在神裡面的名字是『妈妈』,是位非常温柔的妈妈。」不管是女儿,还是处身困境的小孩,小嫻都有一个心愿:「总想祝福他们有一个开心的童年,这份开心超越环境限制,可以帮助他们克服因罪带给他们的影响。」

对於家,小嫻感悟犹深:「一位老师曾说:『回应召命,就是回家的旅程。』信主后,明白天家才是我们的最后归宿。但我一直以為地上生命结束,才返天家。从没想过,自出生起,天父藉境遇塑造我们,為要装备我们,回应祂给我们的召命,预备我们回家的旅程。这於我,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原来回家的旅程,正已展开。」

 

2009年与丈夫啟成摄於甘肃

与丈夫啟成及女儿绵绵

与小嫻生活多年的姑姑

与中神老师及同学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