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承传 加倍感动—我看见的中神

陈炽彬
中华基督教会鰂鱼涌堂主任牧师
MDiv 1985

 

当我阅读记忆中的片段、文件中的资料,再次观看并整理中神的经歷,既感恩,也感动。以下按与中神相遇的时序,分享所见的八点中神特质。

一.有「奉献心志」的根本

1971年在大学团契首次听见中神。当时谈及中神,是有一个「毕业生献身运动」的脉络。这运动於19世纪在欧美兴起,20世纪初传至中国,60年代来到台湾与香港。中神就在这运动的感召下成立。故创校时,已定位為训练大学毕业生的神学院。我听闻中神时,已有几位毕业生献身,到美国接受装备,準备投入中神的事奉,其中包括周永健牧师。至今,他仍是在任最长的中神院长。

「毕业生献身运动」中「献身」二字,正表达了「不以此為强夺」、「愿意放下、捨弃」、「甘愿吃亏、吃苦」的奉献心志。中神的建立既源自这运动,也结连於愿意放下、吃苦的奉献心志。

现今世代,讲求权利。中產教会,追求写意閒适。不少传道人,讲究福利和享受。中神所本的献身运动和奉献心志,对今天的工人训练,别具时代意义。

二.有「同袍相依」(comradeship)的情操

牧会前,我在新加坡的门徒训练中心(DTC)修读两年制神学文凭课程。1982年,牧会约五年后,我考虑到中神进修一个MDiv学位,遂向中神查询会否承认DTC的学分。其实我没有把握,因那是文凭课程。结果,学分全部获得承认。

我不知当日学院有何考虑,但相信同袍相依的情操起了一定作用。跟中神一样,DTC也是毕业生献身运动之下兴起,亦与学生福音运动,渊源深厚。两所亦同属福音派神学院。既是志同道合,若是可行,尽量互相扶持,互相承认,也是合乎情理。事实上,中神歴来与不少神学院合作,分享资源、同袍相依。这份情操在往后日子,依然可深刻感受到。94—95年的课程改革,我参与其中。新的基督教研究文凭(部分时间)课程与香港基督徒毕业生团契合作,课程设计则参考斯托得(John Stott)牧师在伦敦的经验。这种对志同道合机构的信赖依恃,实在是一份珍贵的信仰情操。

中神的训练,重视批判、独创,这是好的。但切忌走到「孤高冷傲」的地步。彼此依恃(interdependent)才是成熟的工人和成熟的事奉,应当具备的特质。

叁.有「崇敬学问」的风气

83﹣84年我以教牧进修生身分修科,开始踏足中神校园。中神校园生活裡,我最感兴趣就是学生会主办的书会,当时同学购书风气鼎盛,加上有书室送赠神学生书券,购书可以更轻鬆。购书,即使不一定全部读完,亦显示出一种崇敬学问的情怀,值得肯定。

崇敬学问以外,仰慕名师亦是当时的风气。教牧进修其间,传闻冯荫坤老师将不再教学,潜心着作,《加拉太书》将為最后一科,大家遂争相报读。

现今世代,人愈发显得功利现实,对学问的追求动力不大。但愿中神人不会停止读书。

四.有「面向处境」的理念

84﹣85年,我全时间在中神进修。最深印象有两个科目,其一是首次开科、由余达心牧师统筹的《福音与香港社会》。开设这科,意义重大,表明教牧事奉,当面向处境,认识香港社会。其二是赵天恩牧师的《当代中国教会史》,助我们面向另一处境—共產中国。

面向处境,可谓中神训练工人的重要理念。今天的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信仰及公共价值研究中心,正是更深更广地贯彻中神面向处境的训练理念。

五.有「信任青年」的基因

1985年,我被邀请加入中神担任延伸部主任,当年35岁,但因当时教会有需要,而未有成事。直至89年,加入中神,年39岁,仍属「青年」。事实上,中神有着信任青年的基因。创校之初,大部分讲师都是30出头,40不到的青年。他们被院董和院长滕近辉牧师信任。中神信任青年,不等如聘请不严谨,且听周永健牧师的一番话:「他们均是资歷深厚、為人成熟的好伙伴,他们的心志、灵性、品格、学养,都是令人钦佩的,他们实在是华人神学教育界裡的优秀人才……。」(《院讯》第177期,1992/ 1月)。

今天教会有严峻的接班需求,教会需要很多具备「心志、灵性、品格、学养」的青年教牧。中神任重道远。

六.有「不拘一格」的文化

1989年,我成為中神同工时,基福训练课程经已开办,且独立成部。以训练大学毕业生為定位的神学院,為没有中五学歴的信徒开办神学课程,这是不拘一格。另一例子就是设立「成年学生」类别,让没有大学学位的成熟信徒,也有机会进修研究院课程。

此外,中神人皆可见证,老师们的性格多元化,因学院从没刻意找同一类型的老师。上帝喜欢多元,中神不拘一格,体现多元之美。

七.有「力求平衡」的执着

1992年1月,我首次参加中神举办、白基瀚博士(Hans Bürki)主领的静修营。这是另一个「力求平衡」的举措。中神早已追求不同方面的平衡,比如学术与处境、读经与读人、课堂与实习的平衡等等。引入静修营,是进一步寻求平衡—透过退省,平衡忙碌的生活和事奉;透过安静归心,平衡倾向理性的学术研究。按今天人忙碌与躁动的光景,安静退省不嫌多。中神万勿放弃这个执着!

八.有「中国神学教育」的异象

中神是学院的简称,名字裡包含「中国」,表明中神是面向「中国」、為「中国」而立的神学院。

1992年6/7月《院讯》上,周牧师曾论及中神如何面对九七转变:「若要对中国神学教育有深远的影响和贡献,必须将学院办好,使她具高度水準和素质,為未来作好準备。」又说:「中神继续留在香港,既符合本身的宗旨,亦是策略性的决定。我们相信神兴起中神,是為了现今的机会。」1997年7/8月的一期,他又说:「我们的目标,是要对中国神学教育有所贡献,继而使中国神学教育在国际层面上,建立本身的地位与影响。」

中神為中国神学教育一步一脚印地,累积了不少成果。愿中国神学教育的异象,在中神代代相传。

 

(本文為陈炽彬牧师於2015年11月19日中神午会的讲章撮要)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