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种人

叶沛森
延伸课程主任

 

人对经文的不同阅读,会带来个人生活裡的不同实践。马可福音四2-9的撒种比喻,若以土壤和果实為焦点,所带来的实践、关注和思绪,每每离不开「人如何成為好土」。读者一面操练灵性,一面等待神蹟发生,好使生命倍数结出果实。若换以撒种人為焦点,经文的意义则是耶穌职事的胜利、「道」的胜利。而信仰演绎的重心就变為如何跟撒种人认同,在生活形态上与衪联合。

这比喻具多重意义,既警惕读者小心世上的思虑迷惑,亦带来劝勉,指出心与「道种」的关係,让人反省生命的状态,从中领会传福音的吩咐。土壤和果实是大多数人的惯常焦点所在,因我们都关心自己心灵土壤的状况,更关心如何结出生命的果子。循这方向理解,撒种比喻不是关乎福音好消息本身,而是如何接受福音。

以土壤為反省焦点,是要回答心灵是否向神开放。但这却容易添上一层个人责任的色彩,继而萌生「阶梯式」观念,驱使人审视自己如何长进成為好土。然而,好土从来是可望不可即。即使操练多年,仍觉自己的心灵状态称不上好土。回首过去,生命似乎从未遇上丰收,好土和果子都欠奉。这种理解确有许多宝贵提醒,但却同时在我们心裡留下阴影。

若以「撒种人」為焦点,则经文关心的,并非人心如何蜕变而接受「道」,而是神在整片未预备好的土壤上,慷慨撒种。神不顾后果的慷慨(图一),成就在撒种人耶穌所履行的使命中,「道」的胜利带来倍数结实。事实上,耶穌在可四2-20没有吩咐听眾要成為好土,祂唯一的吩咐在四3:「你们听阿!」,并在四9重申。可见,撒种比喻并非关乎如何接受福音,而是它本身就是好消息─听阿!「道」的胜利。

至於30倍、60倍和百倍收成,令人想到神蹟。但这真是神蹟吗?从学者对一世纪农业的考证可以推想1,数十倍的结果若非常态,农民家庭根本无法生活。在可四28,耶穌说:「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一切都来得自然。这实在是一个稳妥的保证─神的道带来生命丰收,倍数收成不需奇蹟,因神蹟早在神定意撒出道种的一刻,已经发生。

若我们只关心改良土壤,等待遥远飘渺的奇蹟,恐怕我们会十分洩气。但我们不是倚仗心裡土壤,而是深信「道」终要胜过我们内裡的贫瘠。「道」既已进入生命,不再与人分开,衪的得胜要成就30倍、60倍和百倍的收成。以神的行动為焦点,以「撒种人」為这比喻的重心,读者对经文的演绎就不再是灵程阶梯式的进步,而是着眼生命形态上与撒种人耶穌联合。

撒种是神圣的工作。曾有记载19世纪欧洲农民生活2,描述撒种前,农民站在田边,向空中拋出手裡的一把种籽,同时划十字架,并轻声沉吟,彷彿念诵简单的祷词,然后才踏进田裡开始撒种。可见,相比起翻土、施肥或除草等农务,撒种是一年之中的神圣时刻。尤其在失收饥荒的年头,手中那一把种籽本可吃饱一餐半餐,却任它迎风撒去,投向未知的将来,这行动需要勇气、盼望,更需要对生命的信任。

撒种人这象徵歷久不衰,标誌着復兴、復甦和生命的展开。藉画家笔下的撒种人,让我们对这比喻的想像,探索得更远。个别画家的经歷往往更是撒种者的人生。梵高(Vincent van Gogh)以撒种人為题的作品达30多幅,由起初模仿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不断探索,到其后独树一帜的笔触演绎,成就不朽作品(见图二至四)。

梵高没有强调石头地、飞鸟和荆棘,却选择用上巨大太阳,让撒种人沐浴於绚丽璀璨的光明中。这不是可四6象徵患难逼迫、使苗枯乾的日头。因撒种之时,幼苗未出。梵高的太阳象徵基督,藉以表达撒种工作虽然孤单,却是被復活基督的荣光所包围的职事;撒种虽无立竿见影的效果,却让自己投身光明中,如同投入基督怀内。梵高的撒种人,就在一片光海上滑翔3,彷彿忘却身后之事,只知振作迈步。这捕捉光线的技法,相信是梵高吸收了印象派画风的成果。地上那斑驳色彩,是猛烈耀眼的阳光照在泥土上的反射,把地面上的细节一一掩盖,撒种人完全被光辉围绕。

出身传道人家庭并当过传道的梵高,十分熟悉这比喻。除了画中央的太阳,撒种人亦象徵基督,所撒的是神的道。梵高渴望自己与基督的人生认同。身為艺术家,他模仿着基督履行使命,而撒出去的就是点滴的创作灵感。贫病交缠的他,把手中仅有的一把种籽─他的创作,撒向世界。短短十年的绘画生涯,却完成多达2000件不同类型的作品,平均每年200件创作。撇除因患病、搬家等不能工作的日子,可以想像梵高有时是以每天一幅画的速度创作。但现实无情,他还能期望甚麼收成?的确,梵高在世之时,没法得见丰硕成果。然而,他的创作歷程演绎了撒种人的生涯,啟发我们反省自己的事奉:即使同样看不见可观的果效,我们仍要凭信、藉恩典继续下去,尽己所能,留下美好的遗產(legacy)。就算我们已离开,后来者也许可以收割成果。

 

延伸阅读:

Sund, Judy. “The Sower and the Sheaf: Biblical Metaphor in the Art of Vincent van Gogh”. Art Bulletin, 70 (1988): 660–676.

 

图(左至右):
左一  米莱(John Everett Millais),撒种人(The Sower),木刻版画,1864。
左二  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撒种人(The Sower),油画,1985。
右二  梵高(Vincent van Gogh),撒种人(The Sower),素描,1882。
右一  梵高(Vincent van Gogh),撒种人(The Sower),油画,1888。

 

1 Mark Bailey, “The Parable of the Sower and the Soils”, Bibliotheca Sacra, 155 (1998): 183-4.

2 Alfred Sensier, Jean-François Millet, Peasant and Painter, (Boston: J.R. Osgood and Company, 1881), 88.

3 Simon Schama, The Power of Art, (London: Bodley Head, 2009), 321-3.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