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圣徒相通

李思敬
院长

 

学院最近一次的午间聚会虽因报告事项繁多而迟了15分鐘完成,但在结束前,学生会代表仍带领全体师生為叙利亚的战乱和难民一同祷告。静默中,我想起日前才刚收到的一篇文章,作者是我的朋友,一位中东的主内弟兄。

这篇文章在「洛桑运动」网页1上发表,但基於人身安全考虑,作者并没有公开他的名字。我回忆13年前认识他的时候,閒谈之间提起他所属的信仰群体歷史,原来是可以一直追溯到《使徒行传》十一章的安提阿教会。正如他在文章裡指出:「阿拉伯的基督教会,从五旬节至今,在时好时坏的压力和逼迫下,已经生存了差不多2000年。」

叙利亚基督徒数目佔全国人口十分之一:他们接受良好教育,在商业、学术、政府等圈子裡都备受尊重。但过去短短这四、五年内,一切都忽然彻底改变了。叙利亚中部一个城市接连受到轰炸,基督徒聚居的社区亦不能倖免;那处的长老会是全国最大的教会,然而,其中八、九成信徒已被逼逃离家园。按照粗略估计,目前也许有40到50万叙利亚基督徒成為难民。自2011年以来,在叙利亚以武力割据的恐怖主义组织多达45个,即或停火以后,基督徒是否可以重建家园仍不乐观,因為就好像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简称IS),正在他们的领土内按部就班致力控制并消灭所有基督徒社群。

在苦难的试炼当中,上主仍然有衪奇妙的旨意。中东的基督徒不容再各自為政:埃及的科普替教会(Coptic churches)破天荒开始為伊拉克的信徒祈祷;叙利亚有五个教会网络正在国内分别进行人道救援事工;黎巴嫩收容了逾150万难民,其中40万是学童,当地教会便设法為他们提供医疗、食物、教育等资源。过去多年来,关怀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并非教会的当务之急,然而,要正视今天的危机,佈道和服侍必须双管齐下,却又是领袖与信徒之间不争的共识。

战争逼使教会面对穆斯林信徒的需要:这些难民就在教会门外,静待援手。无疑,他们对伊斯兰国的理想大多赞同;由於对政府现况的失望,许多人都嚮往重建过去光辉的歷史岁月。这样的心态容易陷入恐怖主义的极端,但另外好些属於温和立场的穆斯林信徒,却质疑这究竟是否真正的伊斯兰信仰;其中更有人因接触福音而接受了基督。黎巴嫩和叙利亚的教牧同工都先后表示:过去两、叁年间,他们目睹信主得救的穆斯林人数,相比过去毕生所见到的还要多。

在黎巴嫩有些教会,特别為叙利亚难民中这些穆斯林背景的信徒(Muslim Background Believers)开设崇拜,初信受洗的会眾可以高达八成。有一些难民来自叙利亚北部属於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也是基督徒从来都不敢踏足的;现在他们来到黎巴嫩和约旦以后,有机会听信了福音。作者特别指出:他认识这样的一位虔诚穆斯林难民,现在矢志委身基督。

教会应该準备在逼迫的现实中继续见证基督,却不用灰心丧胆;在困厄当中,即或不明白,但仍可以相信上主美善的掌管。一位叙利亚穆斯林背景的信徒忆述他遭单独囚禁了十天,起初期待上主会藉神蹟奇事打开监牢拯救他,结果却在狱中清楚经歷神的同在。他好像听见主微小的声音说:「你被朋友诬告出卖,昔日我也是这样被钉在十字架。」对他而言,上主的临在已经足够有餘了。

 

1 https://www.lausanne.org/content/lga/2016-01/the-crisis-in-syria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