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这世代—雷竞业 神学科副教授

访问及撰文
邓美美
拓展联繫
MDiv 1996

 

「书虫一名,兼任牧师,六十后,多嘴。」

人称「小雷」、神学科副教授雷竞业牧师在个人网页上,以短短13个字,妙语自道。

黄金屋与顏如玉

大概在公开场合见识过他发言分享的人,读到「多嘴」这自白,都不期然会心微笑。经常拈来反方论点,投入提问,近乎挑机,令知情者笑死,不知者气死!「多嘴」,许多时候不过為激发思辨。自喻「书虫」更是顺理成章。研究兴趣从歷史神学、神学与西方思潮,到文化与信仰,涉猎之广,无怪乎在「喜爱的书籍」一栏慨嘆:「太多了!」旧雨新知较竞下,逼出选择困难症。爱读、爱写又爱讲,但小雷平生最大兴趣并非如《劝学诗》所言,书堆中掘出黄金屋,而是「与家中四位美女(一妻叁女)共度时光」。随孩子日渐长成,大女赴笈海外进修,能够有四美相伴共聚的日子,弥足珍贵。珍重之情,从脸书到言谈之间,毫不隐藏。

念经济学出身,蒙召后修读神学,小雷毕业后就在纽约牧会。2001年,加入中神教学团队,两年后赴英国深造,至2006年回来重拾教鞭,一幌15年,见证香港地经歷的变动、面对的挑战和衝击。

雷牧师与郑绣华师母(右二)、大女Simone(中)、二女Janine(左一)及叁女Erin(右一)

时代变,世代相争

社会上接连发生抗争行动,爆发剧烈衝突,不少人以「世代之争」阐释撕裂现象,小雷并不否定这说法。他认為,「世代之争」本是平常,两代人成长经验不同,梦想有别,代沟必然存在:「我跟爸爸都有代沟,我和女儿亦如是,我们一起看电视剧《狮子山下》或电影《野孩子》,反应很不一样。她们无feel,只觉古老残旧。」曾徘徊生死边缘的二战后世代,深感从苦难中存活下来已是奇蹟,唯盼今后安稳度日。但年轻一辈并不会满足於只求存活,教育培养批判思考、追寻梦想,富庶安稳的环境亦容让他们发展自我,寻索身分。观乎新一代逼切追求民主之心,正好说明:「有些人常说:『以前殖民地时期都无民主啦,為何现在要这麼紧张?』我们或会答,英殖时代,人人都穷,有饭食就好开心。但今时今日,已有饭食,难道追求餐餐食鲍鱼吗?到某个程度,人们自会追求一些较為『形而上』的事。」

小雷指出,今天社会向上流动的机会与空间大减,垄断严重,说民主普选太遥远,充其量只是「民权的挣扎运动」。青年人发现理想与现实社会根本是两回事。而教会中人更面对双重危机:「教会常讲真诚、讲公义、讲爱,年轻人学会了这些理想,觉得要践行,否则就是虚偽。」他慨言:「本来所谓代沟,通常『唔死得人!』,可继续磨合。但目前香港的问题是事情发生得太快,加上表达方式变得负面,或人身攻击,或诉诸动机污衊对方,社会走到现在,许多事都变得口号化。」

若想疏解两代之争,小雷坦言,学习彼此欣赏这话虽然老套,却很重要:「我经常鼓励青年人也尝试欣赏聆听,并非因為长辈的经验没有错,而是那是前人所走过来的路,先不要假定上一代必然跟时代脱节。每当听罢故事,就来到上主跟前求问:『这些经验有多少跟我们相关呢?』当然,身為长辈亦要明白,不管自己的经验多丰富,那不过是经验,不是十诫!」常听闻「时代不同了!」这句话,他别有体会:「对不起,我是读歷史的,时代确是转来转去,表达方法或有不同,但人心依旧。因此,不要轻易抹煞别人以血泪换来的经验。」面对当前处境,借鉴歷史,小雷认為可信靠的领袖以及建立正面愿景為追寻目标,两者皆极其重要:「前者,总不能胡乱找个人,唯有為此祈祷;至於后者,群眾运动不能靠负面攻击维持,人与人之间需要正面的愿景,方能够结连起来。」

雷牧师与同学一起玩跳大绳比赛

信心中,寻求理解

置身此时此地,目睹眼前改变,亦影响他在神学教授上的关注和转向:「我刚完成一本关於中世纪的书,现在写的是文化神学,正好代表我的两个阶段。这转向令我更倍感神学处境化的重要。我们做神学的,必须问人们所思考、所关心的是甚麼?然后,助他们看得见并明白到神的国度与生命每个环节是息息相关。」

他亦勉励同学:「儘管时势很坏,但总有行善的可能,亦有爱心可以做到的事。不论境况,你仍可以选择去爱,别被负面情绪压倒,令生命载满仇恨与恐惧。」小雷很爱提起小女儿成长裡的深刻体会:「因她小时候有自闭症,会见社工,入读特殊学校就像是唯一出路。虽明白用心良苦,免得父母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期望,但我觉得不用太快下定论啊!将来如何,我们不知道!我们要问自己今天可以做得到甚麼,然后就努力去干。那并非出於绝望而做,而是即或只看到丁点美善,也就把它呈献给神!我们还不懂得的时候,祂在记念我们。」因此,小雷寄语同学们,必须对人、对神保持开放心怀:「很多事都是你与身边人一起塑造。将来的你怎样转变,只有神知道,就带着信靠的心上路去!有人对生命的不可知而感惊惧,但换个角度看,其实是歷险,不可知,其实几好玩!」

“Faith Seeking Understanding”(以信寻知)是坎特伯雷大主教安瑟伦(St. Anselm of Canterbury, 1033-1109)為神学下的定义,小雷老师经常引用:「神学就是如此,它不是一种宣告或牢固的真理,而是“Let’s walk together”(一起走吧!),一同寻觅神的心意并祂在这世代所做的事。只要我所讲的道、写的文字,倘為这一代人带来点滴帮助,能够与这世代的人同行,已觉荣幸。」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