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的话

李思敬博士
林高杰德教席旧约教授
 

上主差遣中的「我、你、他」

摩西对耶和华说:「主阿,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就是从你对僕人说话以后也是这样,我本是拙口笨舌的」。(出四10)上主从荆棘火中差遣摩西,摩西再叁推辞,这段对话我们都耳熟能详。《吕振中译本》其实更贴近原文:「主阿,我不是善於说话的人:昨天不是,前天不是,从你对僕人说话时以后也不是。」重复叁次 「不是」,焦点当然在最后一句:上主儘管呼召,摩西仍是摩西。

摩西果真「拙口笨舌」吗?原文用「沉重」一字来形容他的「口」和「舌」,也许又可理解為「沉默寡言」或指说话「很有份量」,与前面的「滔滔不绝」(直译: 「多言的人 / a man of words」)正好相反。事实上,摩西的话字字珠璣:「主阿, 能言善道的人不是我:昨天不是、前天不是、从你对僕人说话以后也不是;刚毅木訥的才是我。」他前后用了两次第一身单数的独立代名词「我」,首尾呼应;面对上主呼召,摩西看到自己的不逮,很有自知之明。这无疑是他的长处,却也成為他的限制:他只懂集中所有注意力在「我」— 一个连上主亦无计可施的「我」?

上主如何回应摩西?衪好像在刻意模倣摩西的语气,也同样用了两次第一身单数的独立代名词:「谁使人有口呢⋯⋯不是我上主吗⋯⋯是我与你的口同在」 (出四11-12直译)。摩西说了两遍「不是我⋯⋯是我」,上主亦重复两遍「不是我⋯⋯是我」;不同之处在於摩西以為自己这个「我」是无法改变的,但上主这个 「我」可以随时「让人聋哑、目明眼瞎」(冯象《摩西五经》)。上主呼召、上主差遣、上主也能够化腐朽為神奇;我们就算无法逃避「我」的现实,却仍需努力学习转眼仰望这位名叫「我是」的上主。

上主跟摩西的对话还未完结;当摩西执意推辞的时候,经文记载「耶和华向摩西发怒」,但没有强迫他立刻改变,反倒继续帮助他解决困难:「不是有你的兄弟利未人亚伦吗?我知道他是能言的。」(出四14)其实,《出埃及记》的读者一直都只记得摩西有一个姊姊(出二4-8);亚伦究竟是哥哥还是弟弟,要等到作者告诉我们原来他比摩西年长叁岁(出七7)才见分晓。换言之,摩西未曾出生以前, 上主早已為他预备了「哥哥亚伦」,现在正好大派用场,代表摩西向百姓和法老说话。千年以后,耶利米奉召作先知,上主一开始便指出:「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為圣。」(耶一5)这的确也是每一个蒙召奉差的人深刻谦卑的体会和经歷。

上主介绍摩西的哥哥亚伦时,也特别用了两次第叁身单数的独立代名词 「他」,似乎刻意延续上文叁番四次出现「我」的对话:「我知道他是能言的,是他;并且看哪,是他,正出来迎接你。他看见你,心裡就欢喜。」(出四14)希伯来文动词本身不同拼音已包含了代名词的识别特徵,并不需要再加上独立代名词在旁边。上主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突兀,读者会好奇追问:难道摩西、上主、亚伦叁者,同样重要?

带着这股疑团,我们唸到上主最后的总结(出四15 -16),一定会立刻察觉独立代名词「我」、「你」、「他」仍不断出现,只可惜一般中英文圣经為求流畅通顺,都没有把这些看似累赘的独立代名词如实繙译出来1。上主首先肯定:「是我,我要与你的口同在,也要与他的口同在。」然后又再说明:「他要说话,是他、代表你向百姓;并且是他、他要作你的口,而你、你要作他的神。」最后一句属修辞学上的隐喻,读者自当会意。我们必须认真明白的,却是接二连叁的独立代名词,其实都在反覆强调一个事实:要完成出埃及的救赎歷史,上主(「我」)、摩西 (「你」)、亚伦(「他」)这团队互為表裡、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旧约圣经从来都不高举独领风骚的英雄领袖。「以后以色列中再没有兴起先知像摩西的」(申叁十四10)?不对,上主曾亲口向摩西承诺:「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申十八18)两节经文并非矛盾,而是真理一体之中弔诡(paradoxical)的两面。

愿与中神群体师生同工共勉。

(修订自9月6日午会「院长的话」讲道录音) 

 

1. 只有两位当代犹太学者没有令人失望:见Everett Fox, The Five Books of Moses,1995和 Robert Alter, The Five Books of Moses, 2004. 

 
^页顶